New Brush

【佐鸣】我可能是收了假情书

清水直助:

目录


两个小学生一样的高中生


绝望摸鱼


 


1


 


佐助刚刚要走近那个拐角,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会不会显得我太主动了?”


 


那个永远处在变声期似的声音悄悄说,细润的鼻音压在后面,像夏夜的小雨,沙沙沙地打在窗棂上。


 


是漩涡鸣人,佐助停下脚步,打算换个路线。


 


“不就是你非要写的吗?”又有个同样压低嗓门的清脆声音说。


 


是个女生,佐助迈出去的脚步在半空拐了个弯,贴在了墙角。


 


“可是封面我不想这么写,感觉哪里怪怪的……”漩涡鸣人的声音听上去很苦恼,好像遇到了多么重大的问题,一点都没有他平时那风风火火的果断气势。


 


“笨蛋,封面上不写名字谁知道你要写给谁啊,说不定就扔掉了。”那个女孩子嗔怪道,貌似还打了漩涡鸣人一下,后者发出小小声的“疼”。


 


“那这个信纸也太粉红了嘛。”漩涡鸣人又在挑刺,不过粉红色的信纸……是他想的那个东西吗?


 


“喂,还要不要我帮你送信了,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抓紧时间,我们都快毕业了耶。”女孩子没好气地说,连带着还有抖信纸的声音。


 


神神秘秘,又扭扭捏捏,明显就是毕业季将临时最常见的情书,佐助暗自算了算时间,距离他们毕业还有一学期,难怪得抓紧时间。


 


“……好吧。”


 


漩涡鸣人沉默了几秒,哼哼唧唧的,很不愿意似的说:“那封面就写宇智波佐助收吧。”


 


佐助的心跳突然悬空了。


 


2


 


漩涡鸣人要给他送情书。


 


这个消息像宇宙爆炸一样在佐助的脑海中迅速扩散开白光,直接导致他的思维一瞬间当机,幸好拐角那边的人没有转过来,不然刚偷听过再两厢对上,那可尴尬了。


 


佐助靠着墙缓了又缓,总算拽回了自己差点跳出去的心脏。


 


其实他每天收到的情书多如繁星,就算他明确表示完全不会看也不会回应任何人,照样有人前赴后继地赶上来给他塞情书。时间久了,偶尔还会看到男生的情书,所以他根本不在意对方是男是女是人是鬼,反正统一处理不予理会就是。


 


但漩涡鸣人是不一样的。


 


他从来都和自己看不对眼,一直以他的对头自居,凡事都要和他争高下,明明每次都输得一拜涂地,却叫嚣着下次再来,浑身像有用不完的精力。


 


这样一个不厌其烦来挑衅他的人,任谁都不会联想到他是喜欢自己的吧。


 


不过也许正是因为不知如何表达自我,才用了这样笨拙的方法,不然这么多年他为什么总认准自己?


 


佐助拍拍自己莫名其妙笑僵的脸,不屑地哼了一声。


 


他还挺大胆,下笔丑得写出来的字都放弃自我了,哪来的信心写情书?难道是让那个女生代笔?呵,他倒要看看是什么内容,


 


3


 


然而那之后过了两周,佐助没在任何一个地方找到漩涡鸣人给他的情书。


 


鞋柜、课桌斗、衣服兜、书包、文具袋,可能塞情书的地方他都找遍了,每天放学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的东西彻底检查一番,却一无所获。


 


说好的情书呢?


 


粉红色的信纸,封面写宇智波佐助收,他都听见了!


 


为什么就是不见漩涡鸣人行动?难道是害怕了?哼,就知道那家伙是个胆小鬼,试胆大会他不是还一路抓着自己的袖子不放的吗?


 


左思右想,佐助觉得可能是他太关注漩涡鸣人了,上课看下课看放学还跟着,以对方的智商,肯定找不到空隙来塞情书嘛。


 


真没办法,那他只好大方主动地为那个笨蛋创造点机会了。


 


比如去图书馆故意把自己的课本忘在桌上什么的。


 


于是这次全班去图书馆做拓展作业的时候,佐助故意坐在了漩涡鸣人的旁边。虽然对方在看到他之后一脸堪称见鬼的惊悚表情,但佐助知道,这肯定是他惊喜的表现。


 


佐助在漩涡鸣人旁边坐了一会儿,期间漩涡鸣人像屁股长刺了似的在椅子上不断扭来扭去,还老是偷偷瞟他,一看就是暗恋他的样子。


 


他还真是什么都写在脸上,佐助淡定地写完作业,把自己“不知不觉”推到漩涡鸣人那边的一大堆资料抱起来,非常完美地“不小心”掉了一本,然后自信满满地走向了书架。


 


等他回来,那本书里就有情书了吧,佐助愉快地想着,把所有的资料一一归放到原来的位置。


 


他特意多等了几分钟,等回去的时候,漩涡鸣人果然已经不见了,那本书安安静静地躺在桌上,仿佛散发着圣光。


 


佐助慢慢走过去,装作“哎呀怎么落了一本”的样子蹙眉拿起书,十分自然地翻了翻。


 


没有,什么都没有。


 


这简直不科学,漩涡鸣人都不见了,没道理书里什么都没有啊。佐助默默地重新翻了十几遍书,直到不绝于耳的哗啦啦翻书声惹得有几个人看了过来,他才忿忿地合上书,拿着这本快被翻烂的书去归架。


 


不知巧合还是什么,他很凑巧地在无人的书架看到了正在翻找资料的漩涡鸣人。


 


也许他是觉得人多不好下手吧,毕竟是个害羞的人。佐助想着,快步走过去,站到了漩涡鸣人旁边。


 


“……”漩涡鸣人惊恐地看了他一眼,很想躲开似的,但最终没有动。


 


见他羞得不敢说话,佐助清了清嗓子,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只好发呆似的和漩涡鸣人一起看书架。


 


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时间就像快速转圈的电表一样擦擦走过,书架前的尴尬也像查电表的敲门声一样疯狂地不间断,饶是佐助也有点忍受不了这样凝固的气氛,为了打破尴尬,他随手抽下本书。


 


“你……”漩涡鸣人突然看向他,眼睛瞪得杏核大,接着话没说完就转身跑了。


 


他怎么了他要说什么他跑什么……


 


佐助拿着书看着那个远去的背影,内心一片哲学式迷茫。


 


4


 


还是不是男生,告白也不至于害羞到跑掉吧。


 


没谈过恋爱的佐助不明所以,但他好心地决定再给漩涡鸣人一次机会。


 


这机会还挺难找,图书馆事件后,漩涡鸣人的行踪明显不那么好捕捉了,佐助连续观察几天,好不容易在食堂巧遇了他。


 


漩涡鸣人在贴着限量拉面面包宣传画的窗口排队,佐助一个帅气的箭步滑过去,恰如一阵不经意的春风,排在了他身后。


 


这阵风可能太轻了,漩涡鸣人都没发现他身后多了个人。


 


拉面面包卖得飞快,前面占到先机的人纷纷买到离开,轮到漩涡鸣人盘子里只剩下最后一个,可没等他开口,窗口的大婶就放出了完售的牌子。


 


“卖完了。”窗口的大婶说。


 


“明明还有一个!”漩涡鸣人指着盘子里仅剩的一个不甘心地大喊,然而无情的大婶已经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这个是特殊预定。”


 


“可限量的是先到先得的!要是可以预定我早预定了!”漩涡鸣人生气地争辩道。


 


“抱歉,下次再来吧。”大婶对他敷衍地笑笑,拉上了半边窗。


 


“…过分…”漩涡鸣人失望地转过身,看到了排在他身后的佐助,表情忽然变得得意起来,“你来晚了,面包卖完了哈哈哈。”


 


说着,漩涡鸣人从他身边潇洒走过,一副很不在乎的样子,佐助赶紧凑过去,等他和自己擦肩而过然后掉下情书仓皇逃走再被自己捡到情书。


 


可漩涡鸣人绕着他走了过去,一根飘落的头发丝都没和他挨着。


 


“佐助是吧?”这时候,窗口的大婶向他招了招手,满面笑容地举起了那个被预定的面包,“第一次来吧,给你留的。”


 


啊?这不是被人预定了吗?佐助疑惑地看了看大婶,走过去接过了面包。算了,买下来给那个家伙吧。


 


结果他付了钱一转身,就看到已经走到食堂门口的漩涡鸣人双眼冒火地瞪着他。


 


“给。”佐助面无表情地递过去,完全忽视此时他们的距离有好几米。


 


“哼!”漩涡鸣人对他抽抽鼻子,狠狠地跺了跺脚,摇晃着他满脑袋柔软的金毛跑开了。


 


佐助看着他原来站的那片地板,暗自叹了口气。


 


还是没有啊,是不是人太多了?


 


5


 


直到放暑假,佐助还是没能收到漩涡鸣人的情书。


 


哪有这么害羞的男生?大概顾忌性别问题吧。注意到前方的身影有所停顿,佐助敏捷地躲到了电线杆后。


 


也不知道漩涡鸣人看到他没有,他再看过去的时候,对方仍然推着单车在前面走着。


 


夕阳拉长了他的步伐,那个单薄的身影在绸缎般的霞光里慢吞吞地挪动着,头顶的一小撮头发跟着风哨轻快地招摇。


 


漩涡鸣人打工的地方没有和他重名的人,所以佐助可以肯定漩涡鸣人说的就是他,毕竟学校又不会有第二个宇智波佐助。


 


可是漩涡鸣人为什么迟迟不给他呢?


 


他每天都要慢跑过那个便利店,没道理一次都看不到吧。


 


还有偶尔去买东西,他蹲下身系鞋带的时候,漩涡鸣人完全可以放在给他的纸袋里啊。


 


唉,这家伙真是笨蛋,那么多珍贵的机会都不抓紧。佐助目送着漩涡鸣人进了家门,摇摇头走开了。


 


6


 


转眼到了高中最后一个文化祭,特别适合告白,佐助觉得这次铁定错不了。


 


即使是最害羞的女孩,在这个文化祭都免不了鼓起勇气写下爱语,他可是亲眼看到学校里一个公认的绝不会开口的女孩子给自己爱慕已久的前辈递情书,那对男女当场就陷入了热恋。


 


嗯,如果漩涡鸣人当众表白,他该不该配合地做出第一次知道这件事的惊讶表情呢?佐助一边在脑海中编织着自认为合理的场景,一边在手腕上系上了号码带。


 


“你来干什么?”


 


佐助抬起头,漩涡鸣人正瞪着那双蓝汪汪的圆眼睛看他,手腕上绑着和他只差一个数字的号码带。


 


“参加活动。”他理所当然地说。


 


“你以前从不参加这些活动!还说为了奖品很无聊、戴这种愚蠢的布带的人都是笨蛋!”漩涡鸣人不高兴地指着他手腕上的号码带。


 


“这是高中的最后一个文化祭了。”佐助平静地看着气鼓鼓的漩涡鸣人,试图给他一点鼓励和暗示。


 


“哈?那我肯定要赢你!”遗憾的是漩涡鸣人并没有看懂他的友情提示,还特别自信地拍了拍胸脯。


 


这个游戏项目是找宝藏,佐助跟在漩涡鸣人身后,毫不留情地KO了很多竞赛者,一路畅通地护送他找到了宝藏。


 


然而漩涡鸣人衣服裹得很牢,一路都没有掉情书。


 


“这就是宝藏?”佐助轻蔑地捏起宝箱里的那个塑料王冠。


 


果然很无聊,千辛万苦就为了这破东西。


 


“同学们!找宝藏活动,三年七班宇智波佐助同学胜!”佐助还没来得及把王冠交给漩涡鸣人,喇叭里猝不及防响起裁判的高喊。


 


“奖品是三个月份的一乐拉面券!”


 


“真的很无聊。”佐助看向旁边,漩涡鸣人眼睛红红地拼命瞪他,好像要气哭了。


 


“给。”他再次真诚地伸出手,再次只看到了漩涡鸣人飞快跑走的背影。


 


7


 


文化祭后漩涡鸣人更加躲着佐助了,既不和他说话,也不像惯例那样来挑衅了,偶尔和佐助对上视线,都是脸色臭臭地一扭头,像个闹脾气的小狗。


 


佐助觉得他可能在隐藏自己内心控制不住的热情。


 


于是在某个雨天,佐助认为这份热情应该有所表现。


 


无需他操心,放学后的鞋柜旁总有那么一两个女生没带伞,眼尖的佐助逮住一个,大方地把自己的伞塞给了她。


 


“谢、谢谢宇智波学长!”被塞伞的学妹感激涕零,一副要把他的伞当成宝物回家放进神龛的兴奋表情。


 


“不客气。”佐助冷静地看着不远处被女孩声音吸引看过来的漩涡鸣人,努力传达出“他没有伞可能需要和谁共打一把”的信息。


 


“学长,可你没有伞怎么回去,不如我们……”学妹握着伞期盼地看着他。


 


“不用,你先走吧。”佐助绕过她,站在漩涡鸣人跟前,看看外面的瓢泼大雨又看看他手里的伞。


 


漩涡鸣人愣愣地看着他的动作,慢慢憋红了脸,“你想干什么?”


 


“雨好大,”佐助面瘫着看他手里的伞,“好像会下一夜。”


 


“你……”漩涡鸣人的眼睛瞪得圆溜溜,像被雨水浸润过的天空。他吭哧吭哧生了会儿气,突然那把明黄色的透明伞往佐助手里一塞,冲进雨里跑得水花四溅。


 


佐助检查了一下伞,果然漩涡鸣人又忘记了夹情书。


 


没想到如此适合告白的气氛他还这么害羞,难怪情书送不出去。


 


8


 


结果十分出乎意料的,佐助收到了漩涡鸣人的情书。


 


封面上他的名字歪歪扭扭的,但看得出是自己用心写的,不是代笔。佐助满怀激动忐忑的心情拆开信封,只见印满爱心的粉红色信纸上写着简简单单的一句话。


 


明天放学后天台见!!!


 


三个感叹号一个比一个写得重,最后一个直接划破了信纸。


 


可见写信的人心情有多么的澎湃。


 


写都不敢写,还要直接说,真不知道他会用什么表情告白。佐助叠起信纸,小心翼翼地把这封情书夹进自己最喜欢的书里。


 


第二天放学后,佐助上了天台,漩涡鸣人果然早早等在那里,鼻尖冻得通红,像刚哭过似的。


 


“宇智波佐助!”见到他来,漩涡鸣人激动得不行,差点喊破音,“你这个人到底怎么回事!”


 


没迟到吧。佐助低头看看表,下课铃刚响他就跑过来了,再说信上也没写时间啊。


 


“我都打算放过你了!你是不是故意的啊!”漩涡鸣人继续大声说道,“图书馆占我的地方不让我学习!抢我想借的书!抢我想买的拉面面包!抢我要赢的宝藏!抢我的伞!还干扰我打工!”


 


“我没有,”佐助很冤枉,“我根本不知道你想借什么书,面包和宝藏我给你是你不要,我也没有抢你的伞,而且买东西去哪儿是我的自由。”


 


接下来该告白了吧,佐助想,虽然开场奇怪了点。


 


“我不管!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讲道理嗝!”漩涡鸣人喝了一口冷风,红着脸打起嗝。


 


不讲理的是你吧……


 


“你别说话了。”佐助看着他难受的样子,好心劝道。


 


可漩涡鸣人不听,愤怒地扯着嗓子喊:“嗝你还故意让我约你到天台看我出丑嗝!”


 


不但不听,他说完就跑,完全不给佐助理解消化的时间。


 


当然也没有告白。


 


9


 


然而不知怎的,漩涡鸣人给他告白的事第二天就传遍了学校。


 


课间佐助送作业本回来,就看到班里一堆人围住了漩涡鸣人,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听说你昨天找佐助告白啦,肯定被拒绝了吧哈哈哈哈~”


“你真大胆,佐助君根本不会接受任何人的告白,别说你还是个男人。”


“平常就见你老和佐助君作对,没想到你居然喜欢他。”


“小学生吗,还天台告白,好土。”


 


漩涡鸣人被围在中间,焦急地辩白着:“没有!我才没喜欢他啊!我是约架!”


 


“你可是哭着跑出来的,不是被拒绝了是什么,有人都看到了,别骗人了。”


“就是,不就是被拒绝了吗,咱们班加上你被拒绝的人可是百分百。”


“难道是被打哭的?”


 


“没有!我是被风吹的!”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着,压根不理会漩涡鸣人弱弱的辩解,他很努力地想和旁边的人解释,但那几个人都在看热闹地哄笑。


 


看着漩涡鸣人蒙着水雾的眼睛和红扑扑的脸颊,佐助的心脏停跳了一下,然后他分开人群,站到了漩涡鸣人面前。


 


“你们搞错了,”佐助环视一周,最后将视线停留在漩涡鸣人眼中,“是我约的他。”


 


“是我喜欢他。”他说。


 


漩涡鸣人愣住了,正在吵闹的同学也愣住了,四周安静得仿佛能听到窗外花瓣飞舞的声音。


 


时间停滞了很久,佐助听到很大很大的心跳声,好像是漩涡鸣人的,也可能是他的。


 


“你胡说!”冻结成雕像的漩涡鸣人终于动起来,抓住他的肩膀使劲摇晃。


 


“你胡说!”他的蓝眼睛亮晶晶的,鼻尖也红了,声音却丝毫没有减弱,“是我约的你!”


 


“是我先喜欢的你!”他大声宣布道,丝毫没注意周围的同学快要掉到地上的下巴。


 


这也要争胜负吗?佐助无奈地叹口气,默认地点了点头。


 


“笑什么!”漩涡鸣人急乎乎地呛了他一句,接着高兴地扬起嘴角,“这次是我赢了!是我先告白!”


 


“嗯。”佐助弯了弯眼睛,轻轻握住了他的手。


 


嗯,情书是假的没关系,情是真的就行。


 


END



评论

热度(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