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Brush

【佐鸣】错位恋情 番外篇 上(ABO 双A 现架 温馨撒糖)

斯巴达大人:

注意事项
1,可独立正文食用
2,ABO现代架空
3,bug请忽略


正文请走:
上点我 下点我


应求车的小天使以及两位太太的催促,番外就是初H,很简单粗暴……


虽然上并没有做起来,下才……



“鹿丸啊鹿丸,”牙神神秘秘地凑到鹿丸跟前,用大声到不能更大声的音量对鹿丸“耳语”,“鸣人结婚啦!”


“……”


鹿丸深吸了一口气,放下手中的笔无语地看着牙,“你是想单独跟我分享还是想全方位的公布?”


“当然是单独跟你分享咯!”牙全然没听出鹿丸挖苦他的弦外之音,愣头愣脑地加大音量,“鸣人他,鸣人他居然和一个A结婚了!”


爆炸式的发言落下,办公室里的人耳朵顿时都“唰”地一声竖了起来。


早就(被迫)知道情况的鹿丸打了个哈欠,“所以……?”


“天,这有什么可所以的,那可是两个A啊!!!”牙大声地惊叹着。


就是,那可是两个A啊——办公室里装模作样工作的老师们在心里惊叹着。尽管在这个开放的年代,男人和男人已经不是问题,电视上的男A男O狗血剧每天都在上演,但男A和男A谈恋爱的确还是新鲜的。


沉闷的工作里,只有八卦能拯救人于水火之中。耳朵竖得老高的小樱老师拿过一旁的水果刀准备削点水果边听边吃,邻座的井野老师则脚下一蹬让椅子滑倒小樱面前,伸手把她手里正用刀背切水果的刀好好摆正。


“体育组的漩涡鸣人?”井野压低了声音,“我记得他是A吧?”


“我的青梅竹马,”小樱也凑过去,“铁铁的A——就是有点傻。”


但不像A的地方也仅限于有点傻而已,漩涡鸣人是个货真价实的A,没人会怀疑那个单手俯卧撑几百下的男人会是B或者O。就身体素质而言,作为A的他的确是优越而出色,而A了28年的他也从未想过如何去跟一个A做爱,等到佐助语气冷淡地拉住他跟他说要谈一谈时,他才手心出汗地意会了一点其中精神。


佐助坐在沙发上看着鸣人,“我们结婚了。”


“是的,”鸣人被这样盯着有些茫然,但更多的是沾沾自喜,“这是结婚的第16天,我都不敢相信我真的可以和你结婚的说!可以每天一起吃饭一起钻被窝,还可以无限制地接吻,嘿嘿嘿……”


“……”鸣人纯白的爱慕明明白白地写在了脸上,打算索要身体权利的佐助莫名地噎了一下,但某些冲动还是迫使他快刀斩乱麻地说了下去,“你有需求吗?”


鸣人一愣。


“我有需求。”佐助没给他思考的机会,“我是A。”


“我也是A。”鸣人挠了挠头。


“那就做吧。”佐助换了个坐姿,“就现在。”


“???做什么??”鸣人皱起脸,半晌后了然地“噢”了一声,神神秘秘地压低声音,“你是说做那个???AO会做的那种事?”


他说着伸出右手食指“唰”地捅进左手握成的圈中,“是这个吧?”


佐助点头。


交往了一年半,结婚了两周,尚处于热恋中的二人却仅仅止步于接吻和抚摸——抚摸还是结婚后才开发出的伴侣新功能——纯情的夫夫二人窝在同一个被窝里居然真的只是盖棉被纯聊天,作为A的佐助简直惊叹于自己的自制力。


另一方面,极力控制着自己不对佐助禽兽的鸣人也为自己取得同床共枕两周而毫无动作的成就感到骄傲——两个A,尤其是两个男A怎么做?在他直A到了极点的大脑中,两个男A最多只能亲亲抱抱舔舔,再羞耻一点就往下摸摸那玩意儿,不过那是老夫老妻才能做的事了。


他们现在才刚结婚,他只趁着佐助睡着偷偷摸过佐助的那玩意儿一次——毫无疑问的A尺寸,想骗自己把佐助当成O都不行。


噢,他梦想中的小丁丁O太太宇智波变成了巨屌A先生宇智波,这可真是够让人沮丧的。


鸣人摸到佐助那软绵绵的一团时顺手揉了一把自己的,愣住片刻后自我安慰了半天才得出了一个“虽然在长度上和他差了几毫米但比他粗多了”的超厚滤镜结论。睡梦中的佐助被他摸得难受地哼哼一声,翻过身面对他,下边儿那玩意儿颤颤悠悠地立起来了一点儿,而这声余味悠长的叹息则让鸣人彻底支起了小帐篷。


有没有需求?呔,怎么会没有需求,又不是性冷淡。


于是,同样有着色中饿鬼男A这个性别的鸣人对“做”这个提议双手双脚赞成——他早就不满足于只是摸摸佐助这个程度,如果可以,他也希望自己能抛弃24孝风度好男A的身份,做一个可以让自己的A太太宇智波在夜晚的kuai感中疯狂的夜之狼!!!


“插哪里?”跟着佐助进屋的鸣人想到这里突然爆出这一句,“我要怎么做?我完全不会?”


佐助瞟了他一眼,“你躺着就可以。”


“咦?”鸣人的脸顿时烧的通红,他局促地搓了搓手,对佐助的俊脸露出一副垂涎三尺的表情,“那我怎么用力……那个啥呢?”


佐助眼神变得高深莫测起来。


“我不太懂这个,”鸣人很是诚恳,“你不要嫌弃我啊我说?”


“不嫌弃。”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还以为你会鄙视呢!”


“不如说这样更好。”


“噢……?”鸣人半懂不懂地顿了顿,“你的意思是你会吗?”


“嗯,”佐助背过身去把床头灯打开,“你先脱衣服。”


鸣人于是很顺从地把自己扒了个精光,然后听着语气清冷的指令趴在床上,往自己肚子下垫了个枕头,腰线撑成一个圆满的弧度,pi股高高地jue了起来。


“可以了吗?”这个动作让鸣人有些呼吸困难,“呼,然后要干什么?”


昏黄的灯光撒在鸣人的rou体上,产生了一种过于诱人的色调——这盏床头灯是全家唯一一个按照鸣人的意愿装的家具,也是唯一一个鸣人说什么也不愿向佐助的日式风格装修妥协的异端,鸣人曾暗搓搓地想象过自己的恋人光luo着背躺在黑色的床单上、只有重点部位欲盖弥彰地盖着点被子、白皙的皮肤在昏暗的灯光下泛出让人食指大动香气四溢的蜜色的样子,而此时的佐助滑动了一下喉结,与鸣人的联想产生了微妙的共鸣。


灯光太昏暗了,鸣人的身体轮廓在光影的交替下变得格外鲜明,阴影顺着脊椎一路下滑,轻佻地勾勒出鸣人每一寸细腻的起伏,最终淹没在双tun间的一片阴翳之中。佐助第一次意识到鸣人可能拥有一对窄但极深的屁gu,常年隐藏在运动裤下的臀不为人知地挺翘而有肉,他面无表情地走上前一步,迎着鸣人“求表扬”的眼神发出喑哑的指令,“自wei。”


“哎?”


“我让你往下摸。”他的语气中带上了点烦躁。


“噢……”鸣人没怎么犹豫,事实上,在佐助冷漠却反复的视线中,他的那玩意儿早就准备好稍息立正了。


手吃力地挤进身体和枕头的空隙之中握住探出点头的玩意儿熟练地rou弄了起来,鸣人在令人羞耻的活塞运动中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手指拢成一个筒后快速地挺腰,湿润感很快自指尖蔓延,粘液湿漉漉地流了他一手,细碎的快意沿着脊椎让他时不时地痉挛。床边突然塌下一块,鸣人在沉醉中勉强分心瞥了一眼坐在他身边的佐助,佐助则伸手摸上了他的后颈。


“什么?”他隐约看见佐助的唇动了一下。


“继续。”背着光的佐助说。


tbc

评论

热度(481)